• 内页广告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离婚案例

离婚案例

夫妻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实际取得的住房公积金为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应予以分割

2020年01月15日 18:10 来源:拆迁律师_北京拆迁律师_中国行政法律师网_征地拆迁专家_征地律师_群体性维权

————李某某与李某离婚纠纷案

案例要旨

  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实际取得的住房公积金为夫妻共同财产,离婚时,一方主张分割另一方实际取得的住房公积金的,人民法院应予以分割。因离婚不是提取住房公积金的法定事由,一方可以计算出已实际取得的住房公积金一半份额给付另一方。

 

山西省大同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 事 判 决 书

(2017)晋02民终724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李某某,女,汉族,无业。

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某,男,汉族。

上诉人李某某因与上诉人李某离婚纠纷一案,不服大同市矿区人民法院(2016)晋0203民初1150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3月17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7年5月3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李某某、上诉人李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上诉人李某某上诉请求:1、依法分割一审中未做处理的以夫妻共同财产偿还的房屋贷款84800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负担。其主要理由为:双方共同生活期间曾用夫妻共同财产偿还房屋贷款84800元,一审法院对该部分财产不做处理是错误的,请求二审法院依法予以改判。

李某答辩称:房屋贷款是我父亲出钱还的,与上诉人李某某无关。

上诉人李某的上诉请求为:1、撤销原判第(二)项,依法改判上诉人每月给付婚生子抚养费800元,至孩子18岁止;2、撤销原判第(三)项,改判上诉人不给付李某某及婚生子2016年2月至2016年12月的养育费33000元;3、撤销原判第(四)项,改判上诉人不给付李某某公积金补偿款6117.5元;4、上诉费由李某某承担。其主要理由为:上诉人现分流在同忻矿,每月工资4000元左右,一审判决对这一事实没有认定,另外,一审判决上诉人给付婚生子从2016年2月至2016年12月的养育费33000元没有依据,公积金是我个人财产,不应予以分割,请求二审法院依法改判。

李某某答辩称:李某与我父亲在一个矿上工作,我父亲的工资没有下降,所以他的工资也不可能下降,公积金属于夫妻共同财产,应当依法分割;李某每月收入6400元,给我和儿子33000元,也是应该的。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原告李某某与被告李某经人介绍认识确立恋爱关系,2014年10月15日举行婚礼并开始共同生活,后于2015年1月8日补办结婚登记。婚生子李耀光2015年4月23日出生,现随原告生活。原告于2016年7月曾起诉离婚,法院判决不准离婚。原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二审发回重审,原告以需要补充证据撤回起诉,现再次提起离婚诉讼。

被告李某名下的住房公积金截止到2016年11月18日金额为12235元;工资收入2015年8月至2016年3月期间平均为6471元。

原审法院认为,婚姻应当以感情为基础。原、被告经过不准离婚的判决,上诉、重审、撤诉,再次起诉的过程,有了较长的时间考虑婚姻,双方却一直不能和好。原告坚持离婚,被告也当庭表示同意原告离婚请求,本院认定夫妻感情确已破裂,应予准许。婚生子年幼并一直随母生活,故应由原告抚养为宜。现有证据被告平均月收入为6471元,酌情承担抚养费每月1600元。婚姻存续期间被告名下的公积金,当属夫妻共同财产,应予以分割。双方虽一致认可偿还房屋贷款84800元,但均未提交购房合同及产权性质,故本案不作处理。原告请求分居期间养育费3000元,被告认可分居期间没有给付,法律规定夫妻之间有互相抚养义务,父母对子女有抚养义务故原告请求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三十二条第二款、第三十七条、第二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二款之规定,判决:一、准予原告李某某与被告李某离婚;二、婚生子李耀光随原告李某某生活,被告李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600元,从2017年1月起至李耀光18周岁止;三、被告李某给付原告李某某及婚生子李耀光从2016年2月起至2016年12月的养育费共计33000元;四、截止到2016年11月18日被告李某的住房公积金账户内住房公积金相应款项属于李某所有,李某给予原告李某某补偿款6117.5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五、驳回原告李某某其他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300元(原告已预交),由原、被告各负担150元。

本院二审期间,上诉人李某某围绕上诉请求提交了两份新证据:1、借条一张,载明上诉人李某某为还房贷,于2016年2月16日向其舅舅孙二龙借款56000元,欲证实还房贷的钱并非是李某父亲所交;2、华厦银行户名为李某的个人存款回单一张,欲证实2016年2月17日用夫妻共同财产一次性归还房贷56000元,李某对上述证据1不认可,称没有因为还贷款借过钱,对证据2的真实性无异议,但称钱是其父亲出的,与李某某无关。本院认为,上述证据出借人孙二龙与上诉人李某某为亲属关系,其既未出庭作证,也未提供有效的身份证明,且李某对此予以否认,无法确认该借贷关系的真实性,故本院对上诉人李某某提供该证据不予采信,其提供的证据2与原审法院依法调取的李某在华夏银行同账户明细详单能相互印证,可以证实2017年2月17日归还房贷560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采信。上诉人李某围绕自己的上诉请求提供了一份新证据,户名为李某的工资卡历史明细清单,载明其从2016年8月至2017年4月的工资收入情况,欲证实其现在的工资收入已下降至每月4000元左右,李某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称这不是李某的真实收入,其有故意不给孩子抚养费的嫌疑。本院认为,该证据系工商银行矿务局支行出具的明细清单,盖有工商银行的专用章,户名为“李某”,摘要一栏显示为“工资”,能够证实李某从2016年8月至2017年4月的工资收入情况,本院对该证据予以采用。对当事人二审争议的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上诉人李某每月应支付婚生子李耀光多少生活费为宜?2、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否用共同财产偿还房屋贷款84800元,应如何分割?3、上诉人李某是否应当给付李某某及婚生子李耀光从2016年2月至2016年12月的养育费?4、上诉人李某是否应当给付李某某公积金6117.5元?

关于上诉人李某每月应支付婚生子李耀光多少生活费为宜的问题,上诉人李某称其目前工资收入已下降至每月4000元左右,要求每月支付婚生子抚养费800元,李某某对此不认可,称其工资收入并未下降,只是想少给孩子抚养费。本院认为,上诉人李某在二审中提供的工资收入明细显示从2016年8月至2017年4月其工资总收入60171.5元,平均每月收入6685.7元,与原判查明的其每月平均收入基本相同,故对上诉人李某要求每月支付婚生子800元抚养费的上诉请求本院不予支持。一审法院酌情判决上诉人李某每月支付婚生子李耀光抚养费1600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

关于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是否用夫妻共同财产偿还房贷84800元,是否应予分割的问题。双方当事人一致认可偿还房屋贷款84800元,上诉人李某称该84800元均为其父亲出资,上诉人李某某称该84800元系用夫妻共同财产出资还贷。本院认为,双方当事人均未提供该还贷房屋的产权凭证,无法确认该房屋的产权归属,且原审法院对此未作处理,故本院对该问题亦不作处理,当事人可待房屋产权明晰后,就该问题另行起诉。

关于上诉人李某是否应当支付李某某及婚生子李耀光从2016年2月至2016年12月的养育费问题,经查,双方当事人于2016年2月起分居,上诉人李某某在一审时要求李某给付分居期间其与孩子的养育费每月3000元,上诉人李某亦认可分居期间未给付。本院认为,上诉人李某某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其既未患病也未丧失劳动能力,现要求上诉人李某给付其分居期间扶养费,缺乏法律依据,但上诉人李某应当支付分居期间孩子的抚养费,本院依照原判确定的离婚后孩子的抚养费数额确定分居期间抚养费数额为每月1600元,共计17600元,上诉人李某的该项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

关于上诉人李某是否应当给付李某某公积金6117.5元的问题。上诉人李某上诉称公积金是其个人财产,不应给李某某分割,本院认为,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第二款的规定,双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实际取得或应当取得的住房公积金为夫妻共同财产,应依法予以分割。经查,上诉人李某名下的住房公积金截止到2016年11月18日金额为12235元,原判将该款判归上诉人李某所有,并由上诉人李某给付李某某补偿款6117.5元正确,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李某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上诉人李某某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本院不予支持;上诉人李某的上诉请求部分成立,本院部分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三项规定,判决如下:

一、维持山西省大同市矿区人民法院(2016)晋0203民初115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第(四)项、第(五)项,即“准予原告李某某与被告李某离婚”,“婚生子李耀光随原告李某某生活,被告李某每月支付抚养费1600元,从2017年1月起至李耀光18周岁止”、“截止至2016年11月18日被告李某的住房公积金账户由住房公积金相应款项属于李某所有,李某给予原告李某某补偿款6117.5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驳回原告李某某其他的诉讼请求”;

撤销大同市矿区人民法院(2016)晋0203民初1150号民事判决第(三)项,即“被告李某给付原告李某某及婚生子李耀生从2016年2月起至2016年12月的抚育费共计33000元”;

上诉人李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给付婚生子李耀光从2016年2月起至2016年12月的抚养费1760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一审案件受理费30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600元,共计900元,由上诉人李某、上诉人李某某各负担45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 : 常 春

审判员 :陈大涵

审判员 :智绪鲁

二〇一七年五月三十一日

书记员 :宁俊艳

 

分享按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