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内页广告
你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典型案例 > 离婚案例

离婚案例

夫妻一方向另一方借款用于家庭共同事务的,不宜认定为夫妻借贷关系

2020年01月15日 18:11 来源:拆迁律师_北京拆迁律师_中国行政法律师网_征地拆迁专家_征地律师_群体性维权

————王某与赵某离婚纠纷案

 

案例要旨

  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向另一方借款虽订立了形式上的借款合同,且借款性质为夫妻共同财产,但该借款用途是用于家庭共同事务并非个人经营活动,因此双方间的借款合同不具备履行的基础,即双方的借贷关系无法认定。

 

甘肃省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8)甘0902民初3867号

原告:王某,女,甘肃省酒泉市人,个体工商户,现住甘肃省酒泉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一,男,甘肃省酒泉市人,现住甘肃省酒泉市。系原告王某父亲。

委托诉讼代理人:李志军,甘肃长治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赵某,男,甘肃省酒泉市人,现住甘肃省酒泉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黎明,肃州区城关法律服务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王某与被告赵某离婚纠纷一案,本院于2018年8月26日立案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王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某一、李志军,被告赵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马黎明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王某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判令原、被告离婚;2.被告向原告返还陪嫁物品55寸TCL电视机、洗衣机、平板电脑及个人所用衣物;3.被告向原告支付偿还房贷借款3000元;4.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事实和理由:2014年11月,原、被告经人介绍相识。2015年2月2日,原、被告登记结婚,2015年3月16日举行结婚仪式。原、被告婚前认识时间短,双方缺乏沟通,婚前、婚后争执不断。2015年9月20日,被告更换门锁,致使原告无法进门。2017年3月,原告起诉离婚被判决不准离婚,后夫妻感情并未改善,故原告再次起诉要求离婚,请求判如所请。

被告赵某辩称,被告同意离婚,但原告应当向被告返还彩礼30000元以及"四金",并赔偿被告损失。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及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对于双方有异议的证据及事实本院认定如下:

1.原告王某向本院提交(2017)甘0902民初571号民事裁定书、(2017)甘0902民初4334号民事判决书、结婚登记审查处理表,以证实原、被告婚姻状况。被告赵某对该组证据不持异议。该组证据真实有效,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2.原告王某向本院提交接处警工作登记表,以证实被告在原告家中闹事并殴打原告的事实。被告赵某对该证据的真实性不持异议,但不认可原告的证明目的。该证据真实有效,本院予以采信,但根据该证据记载内容,仅能证实原、被告于2015年9月14日因家庭纠纷发生口角,后由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东郊派出所民警现场调解处理的事实,不能证实被告殴打原告的事实。

3.原告王某向本院提交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立案告知单复印件及收案回执复印件,以证实其婚后购买的电动车被盗的事实。被告赵某虽称对电动车丢失及原告报警的事实均不知情,但该证据系公安部门出具,且与原告王某的庭审陈述相印证,故对该证据及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4.被告赵某向本院提交结婚证,以证实原、被告婚姻状况。原告王某对该证据不持异议。该组证据真实有效,与本案具有关联性,本院予以采信。

5.被告赵某向本院提交自制花费清单、通用机打发票、东洲家具城售订货凭证、好迪厨卫电器产品订货单、酒泉苏宁商贸有限公司机打发票、照片,以证实原告要求返还的电视机、洗衣机、冰箱均为被告购买,以及被告与原告结婚的花费情况。上述证据中,其中花费清单系被告自制,不具有效证据证明效力,本院不予认定;通用机打发票及衣物照片,原告认可被告为其购买过手机及部分衣物,对该事实本院予以确认;东洲家具城售订货凭证、好迪厨卫电器产品订货单,与本案双方争议无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酒泉苏宁机打发票,原告对证据的真实性无异议,但提出电视机、洗衣机、冰箱系其给付被告10000元所购买,属其陪嫁物,但无证据证实,对原告的辩称本院不予采信,对该证据的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

6.被告赵某向本院提交微信通话记录截图、结婚光盘、录音及整理材料,以证实原告在婚姻中存在过错。原告王某对微信通话记录截图、结婚光盘的真实性不持异议,认为录音及整理材料不完整,且上述证据均不能证实原告在婚姻中存在过错。经审核,该组证据仅能够证实原、被告双方成婚过程及婚后夫妻感情不和的事实,无法证实原告存在过错,故对该组证据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认定。

7.被告赵某向本院提交2014年12月15日借条复印件、2014年12月30日借条复印件、2015年1月10日借条复印件、银行账户明细清单、酒泉市肃州区果园镇中所沟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李占会身份证复印件及出院诊断证明书复印件、住院结算发票复印件,以及赵全身份证复印件及出院诊断证明书复印件,以证实被告因本次婚姻导致家庭生活困难的事实。原告王某认为被告主张的债务系其婚前个人债务,被告生活困难亦非与原告结婚导致;酒泉市肃州区果园镇中所沟村村民委员会出具的证明及李占会、赵全的诊断证明,仅能证实李占会、赵全患病导致生活困难,无法证实系双方结婚导致生活困难。经审查,该组证据与证明目的之间的因果关系缺乏相应证据支持,对该组证据的证明目的本院不予认定。

8.被告提供证人尚某的证人证言,以证实其向原告给付彩礼,原告未退还彩礼的事实。证人当庭陈述"其系原、被告婚姻介绍人,二人相识于2014年10月,双方父母于2015年1月见面协商结婚事宜,被告向原告给付彩礼30000元,不清楚彩礼退返情况"。原、被告对证人证言均不持异议,且证人陈述彩礼给付数额与双方当事人陈述一致,对被告向原告给付彩礼30000元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对于原告提出已向被告退付彩礼10000元的质证意见,因原告无证据证实其向被告退付彩礼10000元,且被告也不认可原告曾向其退付彩礼,对该辩称意见本院不予采信。

9.本院依职权调取的2017年4月27日庭审笔录、2017年12月6日庭审笔录,原、被告双方对该组证据均不持异议,并认可各自陈述的内容。该组证据来源合法,记载内容系双方发生纠纷后向法庭所作的陈述,能真实反映双方婚前、婚后财物往来及婚姻生活状况,本院予以采信。同时上述两份笔录中,对双方争议的原告是否向被告退付彩礼,以及被告是否向原告借款的事实均有陈述,其中关于彩礼部分的陈述为2017年4月27日的庭审笔录中记载"彩礼给了30000元,退了6000元",借款3000元陈述为2017年12月6日庭审笔录记载"房贷是原告借款还的,我后来给原告给了,原告把3000块钱撒了一地,卡也不要",上述陈述内容均系被告向法庭的自认,根据法律关于"当事人一方自认的事实,另一方无需提供证据证实"的相关规定,本院对原告向被告退付彩礼6000元,以及被告向原告借款3000元用于偿还房屋贷款的事实予以确认。

根据当事人陈述和本院审查确认的证据,本院认定事实如下:

2014年下半年,原、被告双方经人介绍相识谈婚,2015年2月2日自愿登记结婚,婚后夫妻感情一般,未生育子女。2015年5月,原告购买电动车一辆,该车已于2015年10月丢失。2015年8月,双方开始分居。同年9月14日,原、被告双方因家庭纠纷发生口角,酒泉市公安局肃州分局东郊派出所民警进行了现场调解处理。2017年初,原、被告先后向本院提起诉讼要求离婚,后均撤回起诉。2017年12月4日,原告王某再次起诉要求离婚,本院于2017年12月7日作出(2017)甘0902民初433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不准原、被告离婚,但双方夫妻感情并未改善。现原告再次起诉要求与被告离婚。

同时查明,被告赵某婚前向原告王某给付彩礼30000元,原告王某收取彩礼后向被告赵某退付彩礼6000元。此外,被告赵某为筹备婚礼购买了家具、家电,并为原告王某购买了手机一部、金耳饰一对、金镯子一个、金项链一条、金戒指一个,还购买了部分衣物。

另查明,婚后共同生活期间,被告赵某曾向原告王某借款3000元用于偿付房屋贷款。

本院认为,原、被告未能珍视夫妻感情,导致夫妻关系不和,原告王某要求离婚,被告赵某同意离婚,可以确认双方夫妻感情已彻底破裂,依法应准予双方离婚。原告要求被告返还的"TCL"55寸电视机、洗衣机均不属于原告陪嫁物,对该诉求本院不予支持。被告赵某认可"魔方酷比"平板电脑属原告王某的个人财产,该财产依法应属原告所有。原告王某的个人衣物归原告王某所有。关于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借款3000元的诉讼请求,因该笔借款发生于双方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且双方并未提供证据证实对夫妻财产进行特别约定,故该笔借款的来源应视为夫妻共同财产。同时根据双方陈述,可确认该笔借款用于偿还房屋贷款,而该房屋由原、被告双方共同居住生活,原告对上述费用也负有偿还义务和责任。因此,该笔借款应当认定为夫妻双方将共同财产用于家庭共同事务,并非为被告的个人事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六条规定:"夫妻之间订立借款协议,以夫妻共同财产出借给一方从事个人经营活动或用于其他个人事务的,应视为双方约定处分夫妻共同财产的行为,离婚时可按照借款协议的约定处理。"本案中,被告向原告借款3000元,虽缔结了形式上的借款合同,但标的物为夫妻共同财产,且用途系用于家庭共同事务,因此双方间的借款合同不具备履行的基础,即双方的借贷关系无法认定。因此,原告要求被告偿还借款3000元无事实及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对于原、被告双方就位于酒泉市肃州区龙腾路5号东关苑小区19栋4单元302号房屋婚后共同还贷部分,原告明确表示不要求分割,属其自由处分行为,本院予以确认。原告婚后购买的电动车,应属夫妻共同财产,但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该电动车已被盗,不具备分割条件,本院不作处理。对于原告是否应返还被告彩礼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规定,当事人请求返还按照习俗给付的彩礼的,如果符合法定情形,人民法院应当予以支持。本案中,被告以双方婚后无共同生活以及婚前给付导致其生活困难为由,要求原告返还彩礼,但被告并未提供充分证据证明双方在登记结婚后确未共同生活,也无有力证据证实其向原告给付彩礼的行为导致其生活困难,本案也不存在双方未办理结婚登记的情形,据此,被告要求原告全额返还彩礼理由不充分。但鉴于双方婚后不久即产生矛盾,共同生活时间较短,且被告赵某家庭条件一般,父母年迈患病的实际情况,本着公平和公序良俗的原则,本院认定原告向被告酌情返还部分彩礼,金额以10000元为宜。对被告婚前给付原告的手机、金首饰及衣物,系被告自愿赠与,且符合本地婚嫁习惯,被告要求原告返还理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对被告结婚时所花酒席款等费用,按当地习俗属正常花费,被告要求原告返还,理由不当,不予支持。

综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十七条、第十九条、第三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三)》第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准予原告王某与被告赵某离婚;

二、原告王某向被告赵某返还彩礼10000元,限于本判决生效后15日内付清;

三、"魔方酷比"平板电脑一台、原告王某的个人衣物归原告王某所有;

四、驳回原告王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减半收取50元,由原告王某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以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

代理审判员   赵静

 

二〇一八年十月十九日

法官 助理   生琳

书 记 员   齐琦

 

 

分享按钮